如果不蹲下一次,你永远不知道站起来有多痛快

发布时间:2017-02-05    文章标签:    浏览:600

    
  【一】
  
  崔健在草莓音乐节的舞台上,嘶哑着嗓子问台下的观众:“你们年轻吗?你们还有梦吗?”
  
  有些70后的死忠趴在第一排,喊的热泪盈眶:“我们有梦!”
  
  崔健真的老了,摄像头把他脸上的褶子,稀疏的头发捕捉的一览无遗,同样老去的还有他的那帮老战友们,90年代和他一起唱《红旗下的蛋》《一块红布》《新长征路上的摇滚》《一无所有》《花房姑娘》的乐队,那是几个已组家室,曾经放肆叛逆、红遍天南海北的中年男人。
  
  有人扛了红旗,走上了舞台,舞台上旌旗飘扬,松烟把老男人们的眼神照的格外血性,大家跟随崔健的手势呐喊、冲撞……身旁的90后姑娘捅捅我:“为什么你们那么激动?为什么他们的歌曲我一首都没听过呢?”
  
  我该怎么对她解释我们这代70、80后对一个时代的怀念和致敬呢?
  
  我说:“你听下去吧,那是一个还用着红暖瓶,大街上唱着《九妹》,没那么多的车,小贩的吆喝也像一首摇滚诗歌的时代。”
  
  唱到《新长征路上的摇滚》,崔健示意乐队住了声,银幕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五角星,场内外寂静如旷野,崔健还是戴着他标志的鸭舌帽,就像那代玩摇滚的人头上都别着一顶看不见的紧箍咒。
  
  崔健说:“你们知道吗?那时不让我们搞地下乐队,不让一群人扎堆,我们就租了地下室,在地下室里偷偷地排练。人群站满了,没椅子坐,就蹲地上,站到了大街外……警察来抓人,叫我们都把手反背到头顶上,和犯人一样靠墙角蹲着,枪眼子就对着这些年轻人。”
  
  “可是他们的眼神里有梦!那是亮闪闪的执拗的有梦的眼神。”
  
  “就像这样……”崔健缓缓下蹲,手反绞到头顶上,“像这样蹲阴影里……”
  
  “你们想站起来吗!”崔健的声音庄严得像审判官,从遥远的地底传来。“你们想站起来吗!”
  
  人群沸腾了。他们学着崔健蹲在了土地上,冰凉的土地渗着隔夜的雾霜,从脚底板爬起冷意。
  
  “像这样,站起来!”人群肃静了几分钟,大地似在下沉,树叶静止在风里,随着崔健从台上缓缓站起,音乐响起。
  
  所有人都兴奋的蹦起来了!蹦向了天空!
  
  一、二、三、四
  听说过 没见过
  两万五千里
  有的说 没的做
  怎知不容易
  埋着头 向前走
  寻找我自己
  走过来 走过去
  没有根据地
  想什么 做什么
  是步枪和小米
  道理多 总是说
  是大炮轰炸机
  汗也流 泪也落
  心中不服气
  藏一藏 躲一躲
  心说别着急
  噢…噢…
  一、二、三、四、五、六、七
  ……
  
  “如果你不蹲一次,你永远不知道这次站起来对你这么重要。”崔健的最后一句话。
  
  【二】
  
  谢天笑干干瘦瘦,据传他是被吸毒给祸害了,当然谁在意呢?在这个什么都可以充盈,又什么都可以放弃的时代,我们还在乎什么呢?
  
  何勇也老了,在舞台上只会抱着吉他重复地唱那几首《钟鼓楼》《垃圾场》,这是一只曾在香港红



本文链接:https://u1e.cn/tweet/9262 [复制]

猜你喜欢

还没有人回应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