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悟:文青是一种病,得治

发布时间:2017-02-05    文章标签:    浏览:1214

  我有两个很熟悉的大学同学,一个深刻到天涯,一个肤浅到脚下。深刻的是学长大龙,肤浅的是同学小熊。

  学长大龙是一个地道的文学青年。大学还没毕业,就在我们那的省级青年报当编辑了。后来,在报社干过,在央视工作过,而且真的在天涯社区混过,谈吐不俗,渊博有才。当年我们相识,就从谈论俄罗斯伟大的文学家莱蒙托夫开始的。

  大龙在我家小住了个把月,因为他越混越差,于是投奔我来了。一起住着,没有问题。可是,我实在架不住他天天和我谈人生,谈文学,谈生死,谈各种伤心的往事。

  最后,我也要欲哭无泪了。

  至于熊某,上大学时就问了我许多次《红楼梦》到底是写什么的?我信口雌黄:写一个官五代小美男跟很多美女和美男之间的伟大爱情故事。熊某愣了一下兴高采烈地跟我说,有家自助餐吃肉超级划算,才38块钱呢,我们去吃吧,你明天早上中午都别吃啊,我们晚上吃回本。

  当他下一次又问我《红楼梦》写什么的,我告诉他就是一本写古代富贵人家吃吃喝喝的小说。熊某附和我,哀叹说,等咱有钱了,也去吃大餐。我连忙说好啊好啊,记得带我一起。

  熊某光临我家的第一件事是请我去吃香辣虾,吃完马上提出要我请他去洗脚!所以你看,我说他肤浅到脚下一点也没瞎扯。于是,我们快快活活去吃了香辣虾,爽爽快快去洗了脚。晚上一起闲聊时熊某以三十多岁高龄拿着手机玩自拍,问我自拍照萌不萌?

  小熊当年是一枚小巧玲珑的帅哥,可是岁月摧残,如今笑起来就像一把折扇,全是褶子。我又客套又虚假地夸奖他,好可爱好萌,你女儿长大了一定很自豪。小熊大喜过望,立刻逼着我微博转发帮他扩散。

  于是我被迫转发了,于是有人评论挺有爱的大叔哟,于是小熊更加高兴坏了。小熊当然不是脑残,这位大叔娶了个小他7岁的年轻妹子,在工商银行某省分行做中层小经理,小日子活得挺有滋有味的,最近要去北京总部借调一年,顺道经过我这里探访下老友我。

  其实小熊的人生也很不容易,找的工作距离家里千里之外,在广西。坐火车要两天两夜。他照样搬一个小板凳,挨过去。因为个子矮,一直被女孩子嫌弃,找不到对象。后来终于有了个妹子嫁给他,已经在他33岁的时候了。

  熊同学一辈子读的书,恐怕赶不上龙同学的一根小手指,《红楼梦》到底是写什么的,估计也一辈子都搞不清。可是肤浅的人最有福,也最有爱,他单位发购书卡,他就买了一本精装本《红楼梦》送我了,不亏我多年对他的耳提面命。

  我亲爱的熊同学,有一种坚忍不拔的肤浅。本质上是一枚天真又纯粹的恶俗男子。看见他我就打心眼觉得世界美好,人生饱满,内心笃定,享受香辣虾和洗脚就是很带劲的事。

  深刻这种东西,从来就只适合在夜里痛哭长谈人生,而且最多聊上一晚,再多就烦人抑郁了。这是我从把我搞崩溃的学长那儿总结的。据说深刻的人,最终也许更有大成就可这关我什么事。

  深刻的学长我祝福他一路走好,克制住文青病,人生漫长,谁没有坎坷难耐的日子?但是,少谈些理想和文艺怨叹,才会改变气场。而浅薄的小熊,永远是我的快乐至友,浅薄,不过踏踏实实活着,是我的人肉样板。



本文链接:https://u1e.cn/tweet/8032 [复制]

猜你喜欢

还没有人回应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