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不是赢过多少人,而是帮过多少人

发布时间:2017-02-05    文章标签:    浏览:950

  “我的终极目的,应该就是把发言权、诠释权,从上位者,还给那些在太阳底下默默低头流汗的人。对,就是让他们的声音被听见!”台湾少女慈善家沈芯菱的故事,令人钦佩。

  “不快乐的人是因为没想过要带给别人快乐。”
“每个人最终目的只是想获得一份快乐吧?可是,好像大家都背道而驰……”

  和沈芯菱第一次碰面,是在清华大学苏格猫底咖啡馆,
才21岁的她,脸上浅浅的酒涡,
带着大学二年级女生该有的清纯稚气,
然而,谈话内容却和咖啡馆名一样的富有哲思。

  她出名极早。
12岁,小学六年级,
就在网路上架设免费的线上教学平台“安安”,
迄今在两岸三地累积了350万使用者上网学习;

  14岁,国中二年级,因为看到柳丁贱价,
向报社投书,最后与农委会打笔仗,在大众媒体前一夕暴红,
迫使政府改变立场,并推动了“全民吃柳丁运动”;

  15到18岁,她将关怀的范围扩及更多的
弱势团体、青少年、原住民和台湾媳妇;

  19岁,她背起了相机,深入台湾大街小巷,去捕捉社会底层劳动者的影像,
最后累积了20万张她称为“草根台湾脸谱”的图像,
让她跨到对岸北京奥运办展。

  《读者文摘》亚洲版称她为“少女慈善家”,
她的故事还被载入国中教科书。

  21岁,正是台湾许多年轻人还赖在家的年纪,
她却似乎过了一个高转速的公益人生
人们看她,或者赞叹说:太优秀!
然而,她却说自己平凡,
“我是一个摊贩、一个庄脚小孩。”

  “之前真的很热,下雨又会滴水……”
盛夏,我们来到沈芯菱在云林斗六的家,
她与父母住的仍然是她幼时省道旁的铁皮屋,只是装了冷气,也大了一些。
屋内,穿过花车、衣架与几台缝纫机,后方10坪大的隔间,一台旧型厚重电脑,
一张用到泛黄的围棋桌,那是沈芯菱幼时用来读书写字的角落;
用了10年,没有换过。

  沈芯菱这些年考了超过40张电脑证照,靠数位技能为企业搭设网站,
加上参与公益演讲等外快,总共赚了近300万元,
然而其中有280万元都投入她自己推展的公益事业,
而不是换掉在铁皮屋内的家具。
“因为我的成长背景,让我更加能感同身受。”沈芯菱表示。

  1989年,沈芯菱出生,在她出生之前,本来家里的环境还算小康,
学裁缝出身的父母亲非常勤俭,
开了一间小型家庭式的裁缝加工厂,但80年代中期,
台湾抵挡不住汇率升值压力,汇率由1美元兑新台币40元,
急升到1美元兑新台币26元,造成出口导向的纺织业爆出走潮,
受到上游厂商拖累,小工厂倒了,还欠了债。

  因此沈芯菱从襁褓,就跟着父母试过各种谋生方式,
曾经一家三口和狗笼挤在一辆小车,也曾经摆摊躲警察。
看到父母日夜奔波、金钱迫人,让她比同龄的人都早熟。

  “很多人都很好奇为什么我从小学六年级就开始要立志做公益?
因为我自己小时候跟着摆摊,没有上幼稚园,上国小根本赶不上进度,
因为在之前,我都只能自己练习写旧报纸啊。
同学拿原子笔写作业,我只敢拿铅笔去练,为什么?便宜。
然后,练好后,可以赶快擦掉再写一次,所以常常会被同学耻笑。”

  “老师都会说教育是改变贫穷最好的方法,可是我看见的却是,
如果教育只有精英教育,像我们这种穷孩子要拿什么翻身?”

  80年代到90年代,台湾国民所得成长了2倍,
然而贫富差距与城乡差距也开始扩大。
“人口外移啊、老年化、隔代教养,这些社会问题都在我生活周遭上演。”
站在社会底层,加上她年龄又小,本来应该是弱小而无助的,
但一个偶然的事件,却让她发现,自己拥有改变事情的力量。

  那一年,沈芯菱10岁,

  当年台湾经常上网人口达到480万人,她也成为其中一员。
家贫的她,小学第一台电脑,是母亲当掉少女时代攒下的玉镯去买的,



本文链接:https://u1e.cn/tweet/7289 [复制]

猜你喜欢

还没有人回应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