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在努力使人生变好

发布时间:2016-06-20    文章标签: 网摘     浏览:786
作者杨浩,一个柔软的汉子。来源:全民故事计划
生活连一丝悲痛和喘息的时间都没留给他。

我和二刚是好朋友,认识多久我也记不清了,在我最早的记忆里,就有他的身影。我很喜欢这个有着标准的圆脑袋、圆眼睛的男孩,尽管他经常捏着一条像粉条子一样颤颤抖抖的长鼻涕“哈哈”笑着追着往我身上甩。
二刚听力不大好,是受到重创后导致的。
事情发生在二刚5岁那年的冬天,一天傍晚,村里来了一个流浪汉,神志不清,乱发披肩,脸上的污泥厚得像一层铠甲把皮肤保护得严严实实,以致让人看不清他的五官。他衣衫褴褛,手里拄着一条长棍,大步向前走,村民见了都远远避开。远处,正在玩捉迷藏的我们却浑然不觉,等轮到二刚蒙眼抓人时,流浪汉已近在咫尺,喊叫着并四散奔逃的孩子让他惊慌、愤怒,他举起手中的大棒朝蒙着眼的二刚走去,等二刚听到我们的呼喊时,虽然已摘下眼罩,但还是为时已晚,躲闪不及,“嘭!”大棒狠狠地砸在二刚脑袋上,二刚吃了痛,“哎呦”一声,急忙一个转身跳进旁边的水沟里,没命地向前跑。从那以后他的耳朵就落下了毛病。
二刚跑得快,跑起来大人都追不上,这一点那个骑自行车来我们村卖醋的山西大叔深有体会。在我和二刚不小心打翻了他自行车上的两大桶醋后,大叔停下与妇女们的调笑,脸色变得像淌在地上的陈醋般乌黑。二刚看情势不妙,知道我跑不快,便不停地冲他扮鬼脸,这让他更加怒不可遏,他嘴里骂着“枪崩猴”(山西土话,意思是“挨枪子的”),气势汹汹地朝二刚冲了过去,忽略了一边被吓呆的我。二刚见他逼近,赶忙向我使了个眼色,我会了意,这才知道逃跑,二刚见我跑了,便一个闪身躲进了巷子里,三拐两拐后就不见了人影。
后来听在场的妇女们说,那个山西大叔没追到人,朝二刚消失的方向痛骂了数十分钟,还跟现场的人一一打听二刚家住哪,村民们都表示从没见过这孩子,大叔没了办法,只得骂骂咧咧地走了。从那以后村里再也没来过卖醋的山西人。
回想起来,我的童年几乎是离不了二刚的。因为有了他的陪伴,我的童年才更加有趣。他拥有许多我不会的技能,掏鸟蛋时,他上树,我接蛋;捞鱼时,他下水,我看筐。他永远抢在我前面做最难的事情,像个机敏的猎人,而我只需要坐享其成就行了。
二刚向往江湖,他经常一脸崇拜地给我讲述他哥哥大刚的事迹。在二刚的描述中,他的哥哥孔武有力,是本地黑道中响当当的人物,打架随手一挥就上来百十来号弟兄。二刚说起这些的时候,眼睛里闪着光,仿佛已置身于人群中,赤膊搏杀。

时光流转,转眼我们都上了初中。我考入了重点班,二刚成绩不好被分在了普通班。
初中时代,校园里充满着青春期躁动的气息,这些气息汇集成气浪,翻滚在校园这个小江湖里。
二刚积极投身江湖,过上了梦想中钢管挥舞的热血生活。他人长得健壮,又在体育队锻炼,打起架来如同虎入羊群,再加上他慷慨义气的性格,很快便混出了名气。
每到周末,他都会把过去一周经历过的刀光剑影说给我听,而一向文弱的我对他的那些事情提不起丝毫兴趣,反倒会劝他远离那些纷争,可他丝毫不受我的影响,依然讲得唾沫横飞,兴奋异常。
再后来,他要忙他的“江湖”,我要专心我的学业,我们见面的次数也少了,只是偶尔听同学们说起他。

两年后,我去县里上高中,二刚停学一年后,也来到了县城在一所中专学电工,在这里,他继续着他的江湖生涯。
直到有一天,参加完帮会“庆功宴”的二刚回宿舍后不久,就接到一个电话,电话中说他的两个好兄弟在骑摩托回家的路上被撞死了。醉眼朦胧的二刚匆忙赶往现场,然而一切为时已晚。祸不单行,二刚还没来得及悲痛,又一个噩耗接踵而至,他的哥哥大刚,犯了抢劫罪被捕,他的嫂子把孩子丢给了老人,离家而去,不知去向。
接连的打击让二刚失去了方向,可家庭的窘迫却又寸步不让地逼迫他尽快找到方向,生活连一丝悲痛和喘息的时间都没留给他。
情急之下,他上了工地,凭着那点零碎的电工知识做一些维修电路方面的活,用挣来的钱补贴家用。
生活就这样继续,上大学后,我和他见得就更少了,只在正月里见过他一两次,他的眼神失去了少年时的凌厉,只剩下操劳和迷茫。二刚和村里其他人说不上话,只和我聊得来。他告诉我,他这几年一直在工地上打工,过年也不回家。他希望能养活好父母,等到哥哥出狱后,把活蹦乱跳的侄子交到哥哥的手里。

大学毕业后,我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便一直在家,二刚家情况也慢慢好了起来。二刚回家的次数也多了,没活的时候,会在家闲半个多月。在这段时间里,他拿了驾照买了辆新车,无聊时,会开上车和我一起去镇子里的网吧上网,路上遇见抱孩子的女人,他会主动把她们送到目的地。
到网吧后,我玩游戏,而他经常进一些佛教的慈善网页捐款,上完网回家时他必去鱼店买两条鱼带去河边放生。看到这些我有些不解,就问他:“花钱买的鱼为什么不回家烧了吃,放了多可惜。”他说:“放生是为了积福,去年腊月我在庙上卜了一卦,算卦先生说我今年会有大难,只有多做善事才能度过难关。”我暗自诧异:当年好勇斗狠的他竟然变得这么温和良善!但对于算卦这种事我却并不以为意。
之后的两个月,二刚找到了对象,他没有继续出工,而是在院子里搭了一个车棚,又计划要把房子翻新一遍,作为以后结婚的新房。可到动工时来帮忙的人寥寥无几,我帮了几天忙后,工作有了消息,也只得走了,他只能再四处找人,还得兼顾拉沙子、水泥、瓷砖等物料,一天下来累得倒头就睡。可是他高兴,因为他看到自己的生活正在变好。他看到了希望,就像一个在黑夜中迷路的行人,突然看到了一线远处的灯光。
临近中秋,正在上班的我突然接到二刚的电话,电话里他兴冲冲地对我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快要订婚啦!你什么时候回来?到时记得找我,请你喝酒!”说完就挂了电话。风风火火的他好像又变回到了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

中秋假期,我回家后去找二刚,结果他不在。他妈告诉我,为了拍套好一点的婚纱,他临时接了个活,国庆以后才回来,这个活完了以后就打算转行做点生意,毕竟电工这个行业太危险。
没想到,第二天中午就听到了二刚在工地出事的消息。
村里去了几个成年男人,把他的尸体运了回来,据他们所说,二刚是被电死的,他正在安装电路时,另一个电工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合上了电闸,毫无准备的二刚当场殒命。
他的棺材放在树林深处的草地上。等着出殡的日子,我去看他,雨刚停,可天还是阴沉沉的,路边的花圈被雨水打湿,七零八落地散在地上。我看了看冰棺里的二刚,他面容平和,就像睡着了一般,四周空荡荡的,两位老人的哭声在寂静的树林里显得那么孤独
就这样,那个伴我多年的好伙伴,那么努力向上的二刚,最终没能等到他的哥哥出狱,没能拥有一份完整的爱情、一个美满的家。他在使命即将完成的时刻倒下,就像一个参加铁人三项的运动员,战胜了路途中的一切,却最终倒在了终点前。

本文链接:https://www.u1e.cn/tweet/626 [复制]
还没有人回应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