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人生第一关

发布时间:2017-02-05    文章标签:    浏览:498

    
  献给高考的同龄人
  
  我今年18岁,眼看高考就要开考了,而我却因为今年年初被保送而得闲四处游荡。这半年来我和同学去过了不少地方,结识了一些驴友和穷游客,也多少过眼了些世间百态。可是,我内心的痛苦并没有因为一次次出行而得到明显的减轻。
  
  我发现没有了高考的压力,没有了生活中种种琐事的烦扰,人的苦恼之源便向更加单纯的方向转移了。人人都会有苦恼的,在哲学层面,在意识层面。而现在这份痛苦则源于对整个世界的不相信。
  
  说到质疑整个世界,可能显得过于绝望或者过于无病呻吟。那么说详细一些便是这个世界在疯狂地变化:绿色食品可以是一个假标签,我们喝着用本该是穿在脚上的东西制造出的酸奶,等等。我越来越不敢确定世界是否还是我心中一成不变的那个了,就像“专家”成了胡诌、歪扯说大话的代名词,我发现世人对好多词语都有了新的见解:
  
  青春充满无奈和痛苦,是一张还未死去就用来祭奠的遗像;
  
  大学进去混混日子,出来就镀金完毕;
  
  个性没啥用,就像阑尾;
  
  有才华可以高谈阔论很久;
  
  ……
  
  世界不应该是这样的。人生也不应该是这样的。最关键的是,人们的笑点不应该是这样的。
  
  想到了《黑镜》第二集中踩单车来换取点数观看娱乐节目的情节,这个情节和尼尔波兹曼的《娱乐至死》高度重合。一个反乌托邦的社会,人人都在消遣,没有什么是不能牺牲与消费的。
  
  又想到了悉尼奥运会歌曲《返璞归真》的mv:收获的葡萄缓缓上升回到藤上,落叶转绿,老人还童……一切都是那么不现实,却又美丽得令人落泪。“被扭曲锻打的金属梦见自己变成矿石;被涂抹的纸张梦见自己变成白纸;白纸梦见自己变成青翠的树木。”这是李汉荣诗《渴望》当中的两句。这个世界从未真正需要过纸醉金迷灯红酒绿,然而事与愿违,金钱的诱惑与力量在梦想面前显得那么真实有力,让一切回归本真,还原自己的想法或许终归沦为一句力不从心的慨叹。
  
  可是比起这不可知的和被扭曲的世界最让我痛不欲生的,是我目睹的内心已经失去最初天性的人了。
  
  记得保送的时候填报专业,和父母争论,让我惊异无比的是他们眼中装满了对不同专业的经济型分析。恰如昨天在网上看到的段子:家长问年幼的儿子长大想当什么,儿子说医生,奶奶说医生好收入高,爷爷说工作体面还不累,姥姥说好找对象,姥爷说社会地位也高,爸爸问儿子为什么想当医生,儿子却说医生难道不是治病救人的吗?
  
  遗憾的是这分纯真在许多人心中已经过早凋零了,或者说,他们没能坚持下去。看到了不少填报专业的人是在看到专业表格的那一刻才开始考虑选什么的。我不相信他们心中没有坚定的目标或者理想,或许是太多的变数让他们没能坚持。看到过不少成绩优异的学霸,对于自己的人生竟然毫无规划,甚至在被问到以后想干什么的时候回答:“以后看哪个专业就业压力小,报的人少我就报呗。”追求安逸的生活并没有什么错误,可是往后想想,哪个专业好就业就报了,毕业之后看哪个工作收入高就选了,而这份工作可能是孜孜育人的老师,可能是身居庙堂的官职,而一个国家在这些岗位上的学分超高成绩优异的成员们竟然是抱着看哪个职业好就去了的心态。很难想象园丁如何育人,乌纱怎样治国。
  
  写到这里,心中有无限的话想对即将面临人生第一道关高考的同学们说。想要走得更远,梦想不能没有,高考虽然是寒窗10年的最后一战,但是学习不可不高于考试。当你试着想想你未来4年要坐在哪个校园的教室里,听着哪堂课,一定要设身处地地想想,你是不是真的会enjoy,你会在课堂上睡觉玩手机,还是会积极准备着你所爱的学业事业活动。



本文链接:https://u1e.cn/tweet/6699 [复制]

猜你喜欢

还没有人回应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