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存在感丢到哪里去了?

发布时间:2015-10-14    文章标签: 心灵探索 杂谈     浏览:640
存在感,是对自我存在的一种感触、确认、肯定和欣赏。
对于Y来讲,那次经历一直就像个梦魇。那天晚上,他在宿舍里读完书后倒水洗脚,准备休息。猛然间一位同学对他大发雷霆,斥责他翻书的声音太大,倒水的声音太大,说他是个自私自利的人,完全不顾别人不考虑对别人的影响。
强大的窒息控制了Y的身心,让他的自我存在感瞬间就崩溃了。他感觉自己真的是坏透了,全身上下,里里外外一无是处,完全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似乎全世界的人都批评他,排斥他,再也没有喜欢他了,没有人会跟他在一起了,所有人都会嫌弃他、讨厌他,所有的人都会跟他过不去。他似乎成为一个人人都可唾弃,人人可诛伐的公敌。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Y处处小心,时时谨慎,连呼吸都不敢大声,上课翻书时,都担心会吵到邻座。他觉得自己随时会做错事,会遭到别人厌恶。最后,他再也无法继续待在学校选择了辍学。
Y的自我存在感,小时候就被他人剥夺了。
Y小时候,有个严厉苛求的母亲。记忆中,似乎不管Y做什么,母亲都会斥责他惩罚他。打得很重的那种惩罚,还经常威胁说再也不要他了。母亲对事情不问青红皂白;打他也不告诉他什么原因。这让他困惑、迷茫而胆怯,不知道错在哪里,却似乎总会做错事情。他期待自己一定要把事情做得更好,所以处处小心谨慎、甚至高度警戒、恐惧。
爸爸长年不在家。爷爷奶奶总说,只要上学,只要学习好,将来啥都不怕了。
Y在小学、初中成绩一直很好。可是高中时的竞争太激烈了,他的学习成绩稍有下滑,他就感觉自己彻底完了。紧张、恐惧,提心吊胆,渐渐地,他觉得自己真的不行,真的很没用,真的是自己不好。他极度抑郁而自杀,只是及时被人发现,没有造成严重后果。后来,他考上了一所不理想的大学。再后来,就发生了跟宿舍室友之间的事情而辍学。
每个人在生命的初期,都需要依赖父母(他人)而存活。自我的存在感,就是从父母对自己的回应中被映像的。如果父母及时回应孩子的需要,呵护孩子的感受,肯定孩子的行为思想,鼓励孩子的欲求梦想,那么孩子就能得到良好的自我感觉,对自我的存在感觉满意。
相反,如果父母不能正确标识孩子的行为,不能及时回应孩子的内心需要和感受,如同一个人在空间里找不到参照系,那是无法定位自己的,也就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了。
对Y来说,在苛求的母亲那里,他的任何行为都是被禁止的,任何想法都是被限制的。在他的内在世界,不管怎样都无法讨得母亲满意,而且不能知道自己错在什么地方,也因此无法在母亲的回应的参照系中找到自己的位置。
爸爸长年在外打工,那么遥不可及,同样不能为Y提供任何帮助和支持。
爷爷奶奶为他树立了学习好的标尺,但是这个标杆太过单一脆弱。好比只有一个单向的横坐或纵坐标,根本无法标定他的空间位置,因此无法支撑起他的自我,让他对自己有良好的价值感。可以说,Y的自我存在感,从小就被剥夺了,或者说开始就没有建立起来。
从梦魇一样的感觉中走出来,跟自我存在感连接,才能让Y活出真正的自己,渐渐变得自信而从容。
第一步,表达自己的合理诉求。在一个具体的情景中,那是在上课期间,Y忽然担心自己翻书的声音会打扰到同桌,于是一阵紧张。引导Y说出自己的内心话:我翻书的声音可能会吵到你,这让我很担心。可是我也要读书学习,翻动书页我只能尽量小声点,但不可能不发出一点的声音,请理解我。说出这番话之后,Y 说感觉轻松了不少,而且他觉得同桌未必是想像中很苛刻的人。发出自己的声音,如同在一张白纸上画出了一个点。
第二步,找到一个可以抱持他的人。当Y内心有苦衷的时候,有隐情的时候,或者觉得自己被人冤枉的时候,他可以找到一个人倾听他、理解他、支持他、帮助他。让他感觉自己再也不是孤单孤立的,有理也没处可说的。咨询师的存在,给他提供了这样的抱持、映像。这就如同为那张白纸上画出的那个点,建立了一个立体坐标系。那么,他就可以在这样的一个坐标体系当中找到自己的位置。
第三步,看到自己存在的资源。俗话说,空口袋立不起来。让Y挖掘并体验到自己的优秀品质,比如说他的“内省”品质等等,然后去欣赏那些品质,于是,他渐渐对自己的感觉好了起来。每个人能够来到这个世界,都携带着一定的资本,即各种特质,那就是存在之本。找到这些根本,找到这些品质,就如同在那个坐标系中画出了一道闪光的轨迹,那就可以不卑不亢地站在他人面前而不胆怯了。
文:王金现 丨 壹心理专栏作家


本文链接:https://www.u1e.cn/tweet/487 [复制]
还没有人回应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