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雨《开讲啦》励志演讲稿:幸亏年轻

发布时间:2017-02-05    文章标签:    浏览:381

  非常高兴来到《开讲啦》,在一个春天,看到了这么多青春焕发的脸,也让我春心荡漾,其实我站在这个舞台上,说实话,我非常荣幸,俗话说得好,三人行必有我师,今天我听他们说在座的300多位,那得有多少是我的老师啊,但是让我在台上给大家讲,确实是对我的一个很大的鼓励。我也再次感谢大家,感谢大家!

  我就先来简单的介绍一下自己,我叫夏雨,我是出生在1976年的一个和风细雨的夜晚,所以我爸就给我起了一个非常有诗意的名字,夏雨,从此呢,也就注定了我这个春雨贵如油,下雨满地流的生活,我从小就颠沛流离,因为我三岁多的时候我父母就离异了。我爸爸是一个画家,他呢四海为家,没有那么多能力来照顾我,所以我爸就把我送到我姑姑那,在一个山东五莲县的地方,所以我的整个童年是在大自然里边度过的,所以大自然让我的性格就变得非常地向往自由,也是我从小到大我所有的老师给我的操行评语当中都有这么一句话,此学生喜欢画画,有文艺特长,但是自由散漫,所以我小的时候呢,没有什么远大的理想和抱负,就是觉得能玩就行,然后能跟大自然在一起就行,然后每天都开心就行,所以在我青春的时候,像大家这么大的时候,两件事,对我的人生发生了非常大的改变的,一个是滑板,再一个就是待会我要讲到的《阳光灿烂的日子》。

  滑板对我的改变是这样的,因为我那时候身体真的是非常弱,像刚才撒贝宁说的,是挨板砖的那个,所以呢,在我16岁那年,我突然看了一个电影叫《危险之至》,里面有一帮会孩子滑滑板,然后在一种非常自由,非常无拘无束的状态下,看到这个电影以后就让我觉得,哎呀,生活好像一下子充满了希望,于是呢在我十六岁生日的时候,我就从我爸那得到了一个滑板,我就开始了我的滑板的旅程,就我站上去,好像我就自然我就会滑了,旁边的人都会给我很多的鼓励,因为他们那时候都没见过,说“这是什么东西,哎哟,这小孩在上面可以啊,还能扭,还能往前跑,说滑的真好,真好!”然后旁边的人给我鼓励以后,我就觉得我真的很厉害,就是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这上面,我后来发现如果这样去做一个事情的话,这个事情确实不可能做不好。

  所以呢,拍《阳光灿烂的日子》也是这样,《阳光灿烂的日子》那是1993年的一个夏天,我那时候正好是高一的暑假,有一天我爸给我发了一封电报,因为那时候没有像现在通讯那么发达,说“来一趟北京,有事。”他既然说有事,那我就去吧,到了北京以后,我还以为我爸出什么事了呢,我爸说,“没事没事没事,我那个带你去见一个人,一个剧组,当时正在招演员,说导演想见见你,那导演叫姜文。”我一听,“哦,姜文我听过”,但是我其实没有太多的感觉,因为我并不是一个追星少年,我是一追风少年。所以说,“哦哦,那这样,行吧,我就去见见呗”,去了剧组以后,姜文导演正好不在,然后组里面当时就有一个副导演就说,“哦,来了,行那就这样吧,给你一段录像,回来演给导演看看就行。”然后回到青岛以后,屁股还没坐热,就又收到了我爸的一封电报,说,“急事,速来北京。”我说,“什么情况,发重了吧这电报。”我又跑到北京了, 跑到北京以后,我爸说,“是这样,你刚走,姜文就回来了,然后回来以后看了你的录像,说想见见你。”“哦,好吧,那就见一下吧。”去了以后,就看到姜文,他那时候非常高大伟岸,我那时候跟小箩卜头似的,那时候还没开始发育。然后姜文就说,“你多大了?”我说“十六”“是平常很喜欢运动啊?”我说,“对啊,我每天都滑滑板。”然后那时候晒得皮肤又黑,小肌肉杠杠的,然后姜文捏捏我胳膊,“嗯,不错,小伙子!”没问什么问题,就问了一句,我记得是,“会抽烟吗?”我说,“啊?”当着我爸的面问这个问题,其实怎么说呢,那个年代,当然了,像同学们,他们都会偷偷地在厕所里边或放学的时候去抽什么的,我有幸被他们叫过去抽过那么两口,但事实上我对这些东西一点都不爱好,一点都不喜欢,可是我觉得当这么多大人的面,我说我会抽,好像显得我不太正经,所以我说,“我没抽过。”姜文说,“哦,是嘛?”他拿根烟,抽一根吧,我说,“啊?”我看一眼我爸,我爸,“嗯……”给了我赞许的表情,我说,“好吧”。我就啪,点上抽了一口,抽了一口,然后姜文说,“嗯,你抽过!”我说“啊,真的吗?”我说,“真的,好吧。”

  姜文看着我抽烟以后,就说,“秦生,回去吧!”因为我爸叫秦生,画画的,给自己起个艺名叫秦生,就这么简单。然后我就留在那个《阳光灿烂的日子》的剧组里边。然后在组里边就开始各种玩,每天骑一自行车,游游泳,晒晒太阳,每天呢这个副导演就是拍一拍我们生活的这种状态,然后打电话给姜文,来汇报是怎么回事。然后那时候有一次,我就听到这个副导演在电话里边跟导演说,我发现夏雨有点不太行啊,老演,老在那演,而这些话不幸被我听见了,我说,啊,是吗?当时心里一下子倍受打击,当时处于一种比较压抑的一种状态,就是觉得我怎么才能做好呢?虽然我想要做好,但是我不知道我怎么才能做好,然后就是一直是这种让我心里边很忐忑,很不知道我到底是演得好还是不好,我到底能不能演啊,但是对我来说也就无所谓了吧,反正也不是我自己要来的,反正是你们找我来的,我就来玩,我就爱怎么着怎么着。直到有一天,有一场下雨的戏,有些协调各方面,你不知道怎么着,这些戏就到冬天才能拍,所以呢就到了11月份。拍一场戏就是我去找我当时喜欢的一个女孩叫米兰,然后在一个雨夜,姜文导演当时还给我一瓶二锅头,然后说,你要不要喝点二锅头,我说,不用不用不用,这个年轻力壮的,没事。然后



本文链接:https://u1e.cn/tweet/11261 [复制]
还没有人回应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