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长城:混沌里的狂奔者

发布时间:2017-02-05    文章标签:    浏览:444

  年仅26岁的吕长城已历经人生的大起大落,他把“芳草集”迅速打造成知名的淘品牌,现在又面临新的挑战。
  
  今年才26岁的吕长城,其实已有了10年的商业轨迹,就像中国民营经济狂热膨胀的路线图上世纪90年代的进出口贸易热潮,到2000年初的房地产热潮,再到2002年前后大量的药品贩子蜂拥而出,2004年大量的小商品和服装倒卖,吕长城的年轻身影,穿梭在中国经济狂潮的每一个浪头之上。
  
  像一个在混沌中的狂奔者,他不放过每一个打捞的机会。
  
  吕长城8岁时,在家乡信阳附近的山上玩耍,被一位居士看中,从此跟着师傅修行,11岁进入道门。16岁那年,师傅认为他“心境不长”,要求他离开信阳云游,外出“入世”。
  
  离家后,吕长城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香港投资公司做文员。5年时间之内,他迅速地从一名数据整理小专员升为公司副总裁。21岁的吕长城,负责了公司的房地产投资业务。2000-2005年,正是上海房地产飞涨的黄金5年,这段时间内,吕长城凭借自己做项目而获得的灵通的信息和人脉,迅速赚到了自己的第一桶金。
  
  2005年,上海宣布二手房交易开始收税,中介交易利润大幅下滑,大量中小房地产中介破产关门。这次风波中,吕长城意识到,做房地产投资更多只是一种投机,比拼的是投资速度,而非长久价值创造。这一年,吕长城辞职离开上海,开始了第一次创业。
  
  当时,东北最为红火的生意是做药品批发。吕长城找到了一个简单但无比赚钱的商业模式:从东北一家药厂收购每年卖不出去的压箱药品,再以很低的价格将这些药品出口到缅甸,当地的药品保质期往往要长于中国内地的期限。
  
  这是吕长城利润最高的生意,开张一个月,这家公司的利润就超过了1,000万元。为了扩大生意规模,吕长城聘请了一位职业经理人帮忙打理生意,他对这位结识已久的长辈颇为放心,很快就将药厂和缅甸当地医院、政府的核心关系交到了他手中。一段时间之后,这位职业经理人挖走人脉,新开了一家公司,抢走了公司的生意。
  
  遭遇众叛亲离的同时,吕长城还发现,公司账上还有大笔未拿到手的货款和巨额欠款一年不到,吕长城第一个创业公司破产清算。
  
  2006年,遭遇挫折的吕长城在朋友介绍下到了哈尔滨一个家族企业担任ceo。这个家族企业旗下拥有多个东北重点城市的百货公司商铺,同时拥有“非洲鳄鱼”等外资品牌的东北三省代理权。
  
  很快,吕长城就再次看到了出手的商机,每年这个家族企业会用1,000万元左右的预算到温州、靖江等地的服装批发市场购买尾货,运到东北转售给零售商。吕长城拿着1,000万元到温州各地转了一圈后发现,如果仅进1,000万的货,那么只能以1。2折左右的折扣拿货,但是如果以6,000万的当量进货,可以最低0。9折进货。
  
  吕长城一下子调高了近6倍预算,同时将那年温州、桐乡等地的毛衣夹克棉袄等所有冬装尾货,几十万件衣服全部拉回哈尔滨。可吕长城漏算了天气因素,那年的东北是个大暖冬,整个冬天几乎一场雪都没有下,大家都等着买春装。几十万件衣服全部滞销,一下子全部压在了手上。
  
  被逼无奈的吕长城,开始考虑将衣服转售到俄罗斯。从满洲里到绥芬河,吕长城找了很多出口贸易商,最后发现如果将货物全部出手,整体亏损900万。如果从当地批发商手中购进更多尾货,则有可能将整体亏损降到200万人民币。
  
  这无疑是个沉重的打击,在几十万件衣服被打包装上火车皮,即将运往俄罗斯的前一天晚上,吕长城拎着酒瓶找老板喝酒,一直到凌晨一点,满心里都是愧疚。
  
  第二天清晨,员工突然咣咣咣地敲门,大吼:“老板,你快跟我到门外看看!”吕长城鞋都没穿,光着脚就从四楼跑下楼了。到门口一看,外面白茫茫一片,雪都已经淹没了脚踝。上午十点,吕长城回到公司的时候,蜂拥而来的服装批发商已经挤满了公司大门。



本文链接:http://u1e.cn/tweet/7271 [复制]
还没有人回应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