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胜创业感悟10条

发布时间:2017-02-05    文章标签:    浏览:469

  
  毕胜创业感悟:“乐淘这三年经历了非常凶险的转型。从百度的职业经理人到乐淘的操盘手,我最大的坎儿就是战略创新。雷军是乐淘的启蒙老师,但是,在我的职业生涯里,对我影响最大的人是李彦宏。”
  
  离开百度的日子
  
  2005年,百度在纳斯达克上市,我是百度的市场总监和总监助理,然后,我就离开了百度。
  
  出来之后的一年半,是最痛苦的一年半。天上一个大馅饼掉下来把你给砸晕了,就不知道干什么了。我和我老婆,还有我几个哥们,每天斗斗地主,一个礼拜总得一块儿玩上好几天。我这个人,除了工作、抽烟和睡觉,没有任何爱好。我玩儿了不久就腻了,全是在家睡觉、看电视。人家拉我去唱歌,我说哎呀唱歌多没意思,就不知道干嘛,整天是那种状态。
  
  有很多公司邀请我去。高不成低不就。大点的公司我不愿意去。百度是个创业的环境,比较简单,文化非常单纯。大公司的很多文化已经成型了,自己那个阶段又比较狂妄,内心不是大公司沉闷的文化,是开心的文化,所以不太喜欢去。小公司也看不上眼,接受不了别人管我。当你见过市值100亿美金的公司,就不会再对那些小公司怎么着。小公司也是哥们的,去看过,人家管不了我,养不起我,肯定就没人要嘛。
  
  我从百度出来之后,已经不适合上班有老板了。我在百度期间,李彦宏都比较少管我。他是个特别不爱表达的人,什么事儿你自己做主。你做对了他也不说,你做错了他给你记上一笔,攒一段时间爆发一下,这么个人。给他当手下心理压力很大,你做事情只能对不能错。创业型公司只能是这样,错一点儿风险就很大。我在百度练就的性格就是不受约束,很少有人管我。我时间也没点儿,我乐意啥时候起啥时候起,乐意啥时候睡啥时候睡,我的预算都我自己批,花钱也不用管。
  
  
  
  那时候,从百度出来的弟兄们基本上分了两拨儿,一拨儿人去读书了,一拨儿人退休了。我去深圳玩,碰到以前百度的哥们,结结巴巴地整天跟我说,说咱们出海吧,我又新弄了一艘快艇,赶紧去一下。大家一退休,就是这种出海状态。
  
  原来以为财务自由就心灵自由了,后来发现不是这样。慢慢地,紧迫感越来越强。再加上那两年我父母连续去世了,整个人很茫然。我在想,人不都是挺虚荣的吗?从百度那么光环的东西上下来,我要干点什么的时候,你起码得一击即中,不能越陷越深。不成的话,你在这个圈里混了十几年,就白混了,就相当于别人把你给遗忘了。说大点,你对这个社会根本啥也没做,你除了扎了点钱之外,你30多岁就开始这样了。万一我活得岁数大点,活到90多岁,刚三分之一就这德行了。你后面还有几十年,都浪费了。
  
  
  
  李彦宏那么不爱说话的人,后来他也跟我说,你不能再闲着了,再闲下去就废了。
  
  最早我想当陈年的投资人,我什么都不想干。一年多之后,凡客就做起来了。老雷说,人家比你大那么多岁,人家都还有创业激情,你就没了?我说我不是没有激情,我是不知道下一个方向在哪。其实我有几个方向,都做了个人投资,没有自己去干。如果那时候做下来,现在也不小了。后来因为我投的那个团队不行,也就死掉了。
  
  老雷说,电子商务肯定热。哥们儿不懂电子商务,真的不懂。你说搜索引擎吧,我能给你连续讲24小时,不带重样儿的。但是你要讲电子商务,你给我讲24小时我一句没听懂。他说,嗨,创业嘛。我说电子商务卖啥我也不知道,他说卖玩具。雷军跟我十几年的朋友,这些都是他跟我提的。他说这个好做,我就不怀疑。我对雷老大的话从不怀疑,现在也不怀疑。然后就开始融资,非常快。因为我自己也要投,雷军也要投,找投资商很容易,根本不用商业计划书那些,200万美金,玩儿似的。
  
  在哪办公呢?正好那天听说陈年要搬到隔壁了,我说赶紧走赶紧走,把家具什么的都给我留下。他说为什么,我说因为我要创业了。这不省事吗?连网线都别给我搬走,连看门老大爷都给我留下。看门老大爷真的留下了,陈年搬走了。我跟陈年,首先不是对手,是兄弟。我们两家共同的投资人有三个,就是说,董事会成员里面有三个是重合的。我们是兄弟公司。



本文链接:http://u1e.cn/tweet/7005 [复制]
还没有人回应过